在李云希的软泡硬磨之下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0-06-04 23:22

   校园内的一角,树木遮荫,月光被挡在枝头之外,树下是一片漆黑。李云希浑身颤抖著,美目半闭,檀口发出诱人的呻吟声。许敬之正在她丰满美妙的胴体上摸索著,藉著几分酒性,在李云希身上肆意妄为。李云希的肉体充满著青春的气息,散发著淡淡的少女体香,富有弹性而又结实,摸起来实在是令人觉得享受。两人的情欲都已经高涨起来,血液像烧著的开水,慢慢沸腾了起来,只是校园内不是苟合的地方。弄得他们俩有火没处泄,许敬之喘息著说:“去我的寝室怎么样?”李云希勉强睁著欲火大盛的秋眸,看了看玉腕上的女式手表,失望地说道:“现在不行,时间还早,张阿姨还没睡呢!我怎么过的去?”许敬之此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,他看了灯火通明的宿舍一眼,说道:“我等会儿到宿舍管理室,去吸引她的注意力,你趁机跑到我的寝室去。”李云希还准备说些什么,许敬之吻了吻她的脸,在她耳边低声说道:“乖,快去吧!”李云希顺从的跟在他身后。到了宿舍三楼,许敬之吩咐她先在这等著,看见自己进了管理室之后,马上跑过去。李云希兴奋地点点头,又在他脸上亲了一下,娇柔地低语道:“你要小心点,别露出破绽来了。”许敬之拧了拧她尖俏的下巴,露出坏坏地笑容,说道:“你就放心吧,我比你想像中的聪明多了!”说完就跑上楼。张阿姨正在看电视,一眼就看见他上来了,起身对他笑道:“许敬之啊!到哪里玩去了?你在秋季联运会上的表现,在学校里可是传开了。”许敬之正愁没有话题找她谈,现在她主动找自己说话,可真是天赐良机,于是站在门口,用谦虚的语气说道:“我那点破事有什么好传的?”这时,他听到后面传来有人轻轻跑过去的声音,心中的负担放了下来。张阿姨还真够警惕的,问道:“刚才是不是有人上楼去了?”许敬之转头装作仔细的察看了一下,回头对张阿姨说道:“好像是黄家圣过去了,那小子整天活蹦乱跳的。”张阿姨对他一直很有好感,见他这样一说,也没有深究,只是笑道:“他是你最好的朋友,你这样说他,小心他找你的麻烦。”许敬之没心情待下去了,笑道:“没什么事的话,那我先回寝室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,张阿姨。”张阿姨笑著对他点点头,说道:“一个人那么早睡干什么?我还是先看一会儿电视!”许敬之有种很奇妙的感觉,张阿姨这话好像对他暗示著什么。不过自己房内已经有美人在等了,他顾不得细想,道了声晚安后,就心急地跑回寝室,黄家圣这阵子都住在他女朋友那里,是不会回宿舍睡的。推开房门,就看见李云希正坐著床边,眨著眼睛望著他。许敬之心醉神迷地走了过去,左手轻轻搂住她的纤腰,寝室里隐约传来拉风箱式的喘息声,和混和著痛跟快乐的呻吟。清晨的第一缕曙光,照到了许敬之的脸上,他醒了过来,窗外传来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。他从枕头底下抽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还早,才六点五十分,李云希就面对面地睡在他的身边,轻柔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,令他心神又是一荡,如果今天不是还要上课的话,他又要将战鼓再一次敲响了。他以前从来没有好好爱过一个女孩子,现在李云希屈身于他,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了,但他不在乎这点,这个年代了还管是不是处女,只要对自己好、长得又漂亮,那么自己就会好好的爱护她。他呆呆地看著李云希熟睡中的脸,一直到七点半才知道把她叫醒,两个人挤挤碰碰的一起洗漱,许敬之也极尽吃豆腐之能事,大占手脚便宜之后,两人嬉笑著向教学楼赶去。快要到教室门口,两个人才收敛起来,装作是路上偶然遇到的,若无其事的进了教室。许敬之刚进教室,同学们就热烈的鼓起掌来,只有唐勇杰坐在位置上没动,脸上青一阵、白一阵的,许敬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傻楞楞地说道:“出了什么事?难道今天老师全都病了,不上课?”宋刚儒走了上来,手中拿了一份报纸,对他笑道:“名人,自己看看吧!”许敬之一头雾水的从宋刚儒手中接过报纸一看,是市体育周刊报,头版上登著自己昨天撑竿跳高比赛的时候,那正好冲天而上的镜头,旁边几个醒目的大字写著:“惊人一跳||跨越高中等级的绝唱!”还有一行黑色的小字:“市立中学高三年级体育天才许敬之!”后面是昨天撑竿跳高的详细比赛过程,和其他几项他拿第一名比赛的简单介绍。市体育周刊是罗州市发行量最大的体育报刊,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成为罗州市家喻户晓的人物了。许敬之呆呆地看著报纸,心中百感交集,也不知道是喜、是忧,李云希在旁边看著报纸,脸上露出自豪的表情来。这时候,语文老师严芳绫姗姗来迟,一见同学们都围著许敬之,惊讶地问:“出了什么事?”等得知事情的原由后,她也对许敬之表示祝贺。许敬之当初参加比赛,只是想煞煞唐勇杰的风头,真是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。大家都报以羡慕的眼光,其中女生的目光以含情的居多。许敬之有点受不了这种明星式的待遇了,他坐在座位上,低垂著脑袋,对四周炽热的目光视而不见。黄家圣在旁边笑道:“成名的滋味怎么样?不错吧!”许敬之没好气地说道:“去、去、去!你少来掺和。”黄家圣看了看讲台上的严芳绫,见她正专心讲课,凑到许敬之的耳边低声笑道:“李云希的滋味怎么样?给我说说。”许敬之苦笑著横了他一眼,说道:“对这种事,你倒是感兴趣得很,我可没兴趣跟你说这些。”黄家圣不怀好意地说道:“不想我跟说?行!下课的时候,我就到讲台上跟大家说一段现代凰求凤的故事。”许敬之不气反笑道:“我真是拿你没办法,你要听也行,晚上回寝室的时候,我把详细过程说你听。”黄家圣噗哧一笑,引得严芳绫向这边看了一眼,两人连忙坐得端正些。隔著几行座位的李云希,不住的抛媚眼过来, 香港賽马会一码规律许敬之看著她那风情万种的眼神, 两码中特网站不禁又想入非非。下课铃响了, 香港一码中平特同学们三三两两的出了教室, 一码中平特资料李云希走到他的身前,温柔地说道:“你想不想喝饮料?我下去帮你买。”有女朋友照顾的感觉就是好,许敬之笑著摇摇头,说道:“我不喝,你想喝吗?你想喝的话,我陪你下去。”李云希猛地连连点头,脸上夸张的流露出喜悦的表情,两人肩并著肩出了教室,黄家圣在身后喊道:“你这小子,也不问问我想吃什么,重色轻友的东西!”许敬之头也不回的大声回答道:“你小子的肚子装满不健康的东西,还能吃得下别的东西吗?”李云希呵呵笑著和他一起下了楼,刚走到二楼,宋刚儒正好从楼下上来,看见许敬之,就对他说:“一楼的楼梯旁,有几个记者在等你。”许敬之苦恼地说道:“难怪被人称为狗仔队,真是缠著不放啊!”李云希却在旁边兴奋地说道:“记者来了啊?带了录影机没有?”宋刚儒大拇指对脑后一指:“带了好几台,大个的,都扛在肩上呢!”接著又狐疑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,问道:“你们两个这是……”许敬之不想让同学知道他们俩的关系,一是传开了不好,二是李云希在私生活上的确没什么好声誉,他怕别人把他说成是李云希的玩物,正在犹豫著怎么回答宋刚儒,紧挨在身边的李云希,却大方地说道:“我现在是他女朋友!”说完还把手伸进他的臂弯里,弄得许敬之十分尴尬。宋刚儒对李云希开著玩笑地说道:“嘿,你的速度还真快,我们的许哥才刚成名,你就交上了啊!”李云希捶了他一下,娇叱道:“你这是什么话?他没成名的时候,我就已经喜欢上他了。”许敬之不想在楼梯上说这种事,于是对两人说道:“好了,你们俩个别闹了,云希,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?”哪知道李云希甩了甩头发,说道:“回去干什么?让他们采访啊!让其他学校的学生,也看看你这位体育天才的真实面目啊!是个大帅哥呢!”许敬之顿时一呆。在李云希的软泡硬磨之下,许敬之只好往楼下走去,李云希蹦蹦跳跳的跟在他的身边,看样子很兴奋。许敬之看著她现在好像小女孩一般的可爱,再想起她在床上的表现,就像两个人一般,在床上热情、性感、奔放,下了床活泼、任性但不失矜持,许敬之很依恋她在床上的表现。李云希见许敬之的眼光灼灼望著她,没有问他为什么这样看自己,反而对他甜甜一笑。这个女孩子不是做老婆的料,做情人倒还不错。许敬之心里如此想著。到了一楼,许敬之先把头伸到楼梯口看了一下,果然站著扛了录影机的记者,正向过往的学生,打听他的情况,李云希更加高兴了,在旁边连连催促他快点下去。在李云希连推带拉下,许敬之被推了下去,记者们刚看见他出现在楼梯口,纷纷涌了上来,把四、五个麦克风和小型答录机凑到他的面前,两台录影机也张著口对准了他。许敬之面对这种情况,心里感觉很紧张,手心都沁出汗来了,资料专区一名戴著眼睛,嘴角有颗小痣,眼光有些犀利,长相端庄的女记者,把麦克风伸到他面前说道:“许敬之同学,你好,我是市体育周刊的记者,今天早上我们报社的报纸你看了吧?你对今后有什么打算?也就是说你对成名之后,有什么打算?”许敬之平时就不擅于言谈,现在面对这些记者和录影机,更加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,他时而摸著后脑勺,时而揉揉鼻子…在他身边的李云希急了,悄声对他说:“你倒是说句话啊!别到处乱摸,这可是要在电视上直播的。”许敬之有些气恼起来,这个女孩子把自己当成她一颗可以向世人炫耀的宝石,时刻想把他推到大庭广众面前去,不过回头一想,现在的女孩,有几个不是这样的呢?没办法,他努力回想著电视里面的明星们,是怎样应付这样的场面,吞吞吐吐地回答道:“其实……我只不过是运气……好了点,要说是天才……可能有点名不符实。”又一名身材高大的男记者,紧接著问道:“你会加入国家队吗?”许敬之一楞:“国家队?”接著马上反应过来,说道:“我这块料,想加入的话,他们也不会要的。”记者们笑了起来,那名女记者说道:“许敬之不但谦虚,原来还这么有幽默感,第一次面对镜头是不是有点紧张?我看现在好多了,大家趁机多问几个问题吧!”许敬之对这名女记者的印象很好,她很照顾同行,给人的感觉是体贴的女性。采访进行了十几分钟,上课铃早就响过了,记者们来得不是时候。回答教室后,老师没有责备他,问起李云希为什么也迟到时,李云希脸不红、心不跳地回答道:“我怕他面对镜头会紧张,所以陪著他一起接受记者的采访了。”教室里发出一阵轻笑,许敬之不敢看大家的表情,低著头尴尬的回到座位。黄家圣在旁边笑得要死,喘著气说道:“怎么样,这个女的是个厉害角色吧?你以后可要小心了。”许敬之看著他那幸灾乐祸的表情,气恼的在课桌下踹了他一脚。放学后,李云希像牛皮糖一样黏了上来,说道:“等会儿你去哪里?我们一起出去玩吧?”这时候刘莉倩朝这个方向走了过来,许敬之连忙装作观看外面的景色,没有回答李云希的话,等刘莉倩过去以后,他才回答道:“我等会儿还有点事,我晚点找你吧!”李云希追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?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?”许敬之摇著头回答道:“我那两个开物流公司的朋友,找我有点事谈,不好带你一起去的,听话,我晚点找你。”李云希盯著他看了一会儿,然后像看穿他心事一般,浅笑著,许敬之脸上一红,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李云希转头看了看,把他扯到教室外面,轻咬著嘴唇,低声说道:“晚上你是不是又想我陪你睡啊?”许敬之看著她那诱人的模样,想起她在床上的表现,心神一荡,也顾不得害羞,猛地低下头,在她嘴角上迅速亲了一口,嘿嘿笑道:“不错,你陪不陪我啊?”李云希狡黠的一眨眼睛,低声说道:“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!”说完轻笑著跑开了,像只轻盈的小鸟向楼下跑去。这个女人的确是个迷死人不赔命的角色,比起同龄的女孩子来,她很会挑逗男人。“玩玩无所谓,别当真就行!”许敬之看了看天上的景象,一朵朵残云像被撕裂的棉絮飘在空中。黄家圣从教室走了出来,见他望著天空发呆,说道:“李云希怎么走了?”许敬之转过身来,说道:“实在是很缠人,我要她先走了,晚上再去找她。”黄家圣笑道:“好,晚上我不会回寝室的,你有你的战场,我有我的战场。”许敬之笑骂道:“你这小子说话就是没遮拦,还不快滚到你的新欢那里去。”黄家圣搭住他的肩膀说道:“一起下楼吧!我刚才在窗户那,看见你的手下都在操场上等你了。”看来是小胡子他们来了,许敬之走教室拿好书包,然后和黄家圣一起下了楼。小胡子和翻天狗带著几个小混混,正在操场上蹓跶,看见他们两个下来后,马上跑了过来,黄家圣对他们打了招呼之后,就告辞走了。小胡子他们目送著黄家圣离开,许敬之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找我有事?”小胡子转过头来,笑道:“果然不愧是老大,一猜就中,的确有点棘手的事情,需要你亲自出马。”许敬之一惊,他望了翻天狗一眼,见对方也在盯著他看,看来这事不好办,于是向小胡子问道:“有什么事?说吧!”小胡子走近了点,说道:“老大,我们办物流公司的事,遇到了点麻烦。”“哦?什么麻烦?”许敬之把手中的书包递给身后的猴子,猴子小心的接了过去。“是不是资金上有点困难?”许敬之以为是钱的问题,这点上他有点无能为力。小胡子说道:“不是钱的问题,要是钱的问题,我们不会来麻烦老大的,钱我们都想办法凑齐了,只是在道上遇到了点麻烦,我和翻天狗还摆不平,所以想请老大出面。”许敬之对黑道上的事一窍不通,说道:“到底是什么事?只要我能帮的,我一定会帮你们的。”小胡子看了翻天狗一眼,然后说道:“本市的黑道上,有个名声赫赫的老大级人物叫皇老三,在牢里待过十几年,出来没多久,这个人是出了名的心黑手辣,手下有一帮亡命兄弟,黑道上的人物,都要给他几分面子,本来他是开地下赌场的,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哪知道这几天传出消息,天通公司出了高薪,想请他当任天通物流分公司的总经理,这下就影响到我们垄断市场的方案了。”许敬之有点不相信地说道:“这个皇老三有这么大的势力?你和翻天狗联手都压制不了他?”翻天狗有点为难地说道:“都是一个道上混的,多少都有点交情,主要是我和小胡子不好撕破脸和他干,要是老大你去说句话,他和你对著干上了,那样我们也有理由和他闹翻了。”许敬之笑道:“原来你们是要我去唱黑脸啊?”小胡子连忙说道:“哪敢啊?只是这事我们想不出别的好办法解决了!”许敬之心想自己不能太张扬了,自己现在多少有点名气,认识自己的人多了起来,稍微有点闪失,就有可能见报,他想让小红去办好这事,就对小胡子他们说道:“我毕竟还在读书,这样抛头露面也不合适,这样吧,我还是派那个女鬼帮你们,怎么样?”小胡子看了看他身边的空地,好像在找小红,然后好奇地问道:“老大,你要她怎么样帮我们?”许敬之说道:“我让小红带话给皇老三,一是他加入我们,二是退出这场竞争,他再凶,也不可能不怕鬼吧?”小胡子拍手笑著说道:“这下问题解决了,走,老大,咱们喝酒去。”许敬之没有拒绝,在他们的簇拥下,来到了一家规模一般,但是环境很乾净的酒店。酒店里吃饭的人不少,但是看见他们那架势,无不侧目。小胡子对老板说道:“给我们安排里间的桌子,外面太挤!”老板忙不迭地点头。吃完饭后,许敬之和他们找了无人的地方,把小红叫了出来,把要说的话说给她听,然后要个小混混把她带到皇老三的住处,让她把话传一下。他们走了以后,许敬之心想著事情一定能圆满解决,毕竟这世上还没有人不怕鬼的,有的人说自己胆子很大,大到连鬼都不怕,那是他们没有看见过,也不相信这套,实际上谁要是真正看见鬼,能不害怕吗?秋季,天色入黑得比较早,许敬之的心像一池春水荡漾著去找李云希,昨天还没玩过瘾呢!他来宿舍楼下,却没有进去,掏出手机拨通了李云希的号码。“……喂!许敬之吗?”李云希清脆的声音传来。“是啊,想我了吗?”许敬之急色地问道。“哼!没想,你都没理我,还想要我想著你,没门!”李云希撒娇地说道。许敬之听见她的娇声细语,更加忍不住了,说道:“我现在就上去找你!”说完挂断了电话,冲进了宿舍。刚进宿舍,手机就响了起来,他以为是李云希打的,拿出来一看号码,是小胡子打来的,想不到事情办得这么快,许敬之一边慢慢的上楼,一边接通电话:“事情这么快就办好了?”“出大事了,老大,不好了,那个女鬼被人给收了!”小胡子焦急地说道。许敬之以为自己听错了,说道: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次。”“小红被人给收了!”许敬之这回可听清楚了。他大叫道:“什么?这不可能?”许敬之这下可紧张了。

原标题:绝地求生PCS洲际赛落幕,天霸战队强势夺冠,王朝即将崛起?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,,黄大仙玄机精选资料


Powered by 香港复试平特六连肖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